How to choose a virus sampling tube set?

病毒采样管套装要怎样选择?

病毒采样管套装要怎样选择?

我们都知道核酸检测离不开的就是病毒采样管套装,里面包含鼻咽拭子和病毒采样管。不管是鼻咽拭子还是病毒保存液甚至是采样管,对于核酸的检测和运存都是至关重要的。

如何选择鼻、咽试子:

首先我们要知道临床对拭子性能评价的主要指标是拭子对采样部位目标样本的吸收能力和释放能力。尼龙植绒拭子是采用静电技术将植绒黏附在医用无菌拭子杆上,吸附面积与传统拭子相比,显著增大,有利于病原微生物的粘附和释放。尼龙植绒拭子与传统人造丝棉拭子对已知微生物接种物的回收和释放能力,证实了尼龙植绒拭子在细胞、微生物、病毒等微生物的释放能力上均具有显著优势。与传统棉拭子相比,尼龙植绒拭子在鼻腔携带MRSA病毒的筛检中病毒回收率具有显著优势。

而针对病毒保存液的选择:非灭活保存液和灭活型保存液两种。

非灭活型保存液:主要是以运送培养基为基础改良的病毒维持型保存液;这一种是同时保留了病毒的蛋白质外壳以及病毒核酸DNA或者RNA;这样病毒在体外具有蛋白抗原表位和核酸的完整性;当然操作失误时也有一定的感染性风险。但是它最大程度地保持了病毒样本的原始性,采样后长时间保存需要保持严格低温。

灭活型病毒保存液:主要是核酸提取裂解液改良的病毒裂解型保存液,里面添加有高浓度的裂解盐,能够迅速高效地使待测样本利的并对蛋白裂解失活;可以有效防止操作员二次感染;同时又含有Rnase酶抑制剂,能保护病毒核酸不被降解;而且能在常温下保存相对较长的时间,节省了病毒样品保存以及运输的成本。

灭活型样本保存液除了能灭活病毒保护核酸外,相较于非灭活型样本保存液,由于采集样本后可常温运输,因此更加便于标本从各种偏远、交通不便的采集点运送至检测实验室。

我们往往关注核酸降解的问题,针对此次新冠疫情,这可能是一个伪命题或者伪需求。现如今,发热门诊要求6小时甚至4小时出检测结果,核酸几乎连自杀的时间都没有。即便“愿检尽检”的样本,而如果真的需要长期保存,那-80℃冻存是比较可靠的办法,基本上都能满足。

那要如何选择病毒采样管呢?

病毒采样管套装要怎样选择?

病毒采样管套装要怎样选择?

 

保存液如果存放一段时间后,容易腐败坏掉。清亮的保存液如果开始变浑浊、长霉菌、长细菌、或者是保存液开始变颜色,那么恭喜你,你买到了很劣质的病毒采样管,医疗器械这种东西向来都是一分钱一分货的,切勿因为贪小而损失巨大。这种肉眼可见的物理性状的改变,暗示着保存液已经变质了。这种严重影响企业形象和产品的品质的公司当然是要第一时间pass掉的。毕竟防止污染,是研发、生产、品控过程中都是不小的挑战。当然,这也并不难处理,把车间换成10万级以上的洁净车间、在保存压力添加抑制细菌生长的抗生素或者是可以稳定的缓冲体系等举措,都可以避免细菌的滋长。

有些保存液,打开箱子或者是包装一看,管子漏液了。管壁上“垂涎欲滴”,纸箱上“劣迹斑斑”,沾得手上、实验台上、仪器上等到处都是,有些看得见、有些看不见,这样会让实验环境很容易受污染。箱子运输过程,野蛮装卸或者是受航空运输的负压影响,就容易发生渗漏,整盒整箱都得报废。国内这种情况还好说,如果是国外的订单,退单、退货、终止合约等这些都非常棘手。故要在采样管管身和管盖的材质遴选、结构设计、制造工艺等方面下点功夫,宜选用聚乙烯-丙烯聚合物塑料及某些特殊处理的聚丙烯(PP)、聚碳酸酯(PC)塑胶等容器,需密闭性好,耐高温低温,可适合多种灭活方式,并做好负压测试。

有些采样拭子病毒载量低、折断点不合适、操作人员不易折断等,不仅限制了采样的效率,还易造成核酸检测的阴假性。故采样拭子头应采用尼龙纤维植绒为宜,不应选择棉花或者是含有海藻酸钙海绵等材质;拭子柄的材料推荐使用空心聚苯乙烯(PS)挤出管或聚丙烯(PP)注塑压痕管,不可用木棒或者竹签等材质。因含有海藻酸钙和木制成分的拭子折断后浸泡在保存液中会吸附蛋白,甚至会对后续的实验有所干扰,棉花的纤维对蛋白质的吸附较强,不易洗脱;拭子长度不宜过短,且折断位置也不宜接近拭子头部,以免操作时沾染到患者体液;折断点位置要合理,配合采样管折断时,避免管内液体外溅造成污染风险,也怕折断点不当突然在采样过程中折断在人体内造成创伤。所以你知道要怎样选择病毒采样管套装了吗?

(本文摘自网络,侵删)